【靖苏】似是故人归(重生)

与君共:

(六十三)



人从来矛盾。


梅长苏还是林殊的时候最不耐烦的其实就是在皇宫里陪着太皇太后,陪着他的太奶奶。那时候对于他来说,习武,读书,同萧景琰玩,无论哪一样都比陪着一位老人念叨许多他听不懂的故事更让年少的他感兴趣。


可是当然他变成梅长苏以后,他却时常怀念起那时在皇宫之中,躺在藤椅上陪老人一起说话,一同看云看书仿佛这一小弯院墙隔着的便是整片天空的日子。


在这些日子里他反倒想到从前那些时光里老人的故事。


太皇太后曾在一个夏日的午后哄他睡午觉时对他讲,从前啊,有只小金鱼,它厌倦了在浅水湾里每日同一些小鱼虾嬉戏的...

【靖苏】似是故人归(重生)

与君共:

(三十四)



 时也命也。


 梅长苏呆呆的让人将他扶起躺在床上。 他想到八月时传给卫铮的若无大事不可出门的消息,想到前几日蔺晨忽然得了的琅琊阁中竟然有个长老无端暴毙连夜离开,想到他这场前一日还无一丝征兆,转天便来势汹汹神志不清的病。


 他睁着眼躺在床上,心中涌起许久未曾感受过得绝望。


 他原本不该抱太大希望。


 该发生的终究还是发生了,上天自有安排,而如今又走到了这里。


 然他此番心境黎纲和甄平全然不知,二人只以为是他得了卫铮被围消息遭受...

【靖苏】似是故人归(重生)

与君共:

(二十五)



谢玉的案子原本清楚明了大约也没什么可审的,看起来夏江却仍是如从前一般正在努力活动,想要勉强保了他的命也就是了。因着从前位高权重的大臣们如今一个个倒下,朝中人心散乱,却也变得安分了不少。


这一阵子靖王与梅长苏见得不多,他每日要和那些大臣交往本身又有些军务,是以除了偶尔入夜能来苏宅坐上片刻其余倒也没什么时间能消耗在这里。


与梅长苏来说两人见不见也并没有什么紧要的,多见或是少见那么一时片刻也实在影响不了他心中对那人的感受,以他这样的身份反而少见一些让他更自在,也不必时时慌乱。


这一日傍晚过后他稍稍用了些晚饭...

【靖苏】似是故人归(重生)

与君共:

(六十三)



人从来矛盾。


梅长苏还是林殊的时候最不耐烦的其实就是在皇宫里陪着太皇太后,陪着他的太奶奶。那时候对于他来说,习武,读书,同萧景琰玩,无论哪一样都比陪着一位老人念叨许多他听不懂的故事更让年少的他感兴趣。


可是当然他变成梅长苏以后,他却时常怀念起那时在皇宫之中,躺在藤椅上陪老人一起说话,一同看云看书仿佛这一小弯院墙隔着的便是整片天空的日子。


在这些日子里他反倒想到从前那些时光里老人的故事。


太皇太后曾在一个夏日的午后哄他睡午觉时对他讲,从前啊,有只小金鱼,它厌倦了在浅水湾里每日同一些小鱼虾嬉戏的...

© 青山入我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