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似是故人归(重生)

与君共:

(六十三)


 


人从来矛盾。


梅长苏还是林殊的时候最不耐烦的其实就是在皇宫里陪着太皇太后,陪着他的太奶奶。那时候对于他来说,习武,读书,同萧景琰玩,无论哪一样都比陪着一位老人念叨许多他听不懂的故事更让年少的他感兴趣。


可是当然他变成梅长苏以后,他却时常怀念起那时在皇宫之中,躺在藤椅上陪老人一起说话,一同看云看书仿佛这一小弯院墙隔着的便是整片天空的日子。


在这些日子里他反倒想到从前那些时光里老人的故事。


太皇太后曾在一个夏日的午后哄他睡午觉时对他讲,从前啊,有只小金鱼,它厌倦了在浅水湾里每日同一些小鱼虾嬉戏的时光。它听到许多经过小溪的其他鱼儿们对它说还有更广阔的地方呢,如果你不喜欢这就去大海吧,那又大有宽广,还有许许多多其它的鱼儿。小金鱼听了十分开心,于是准备游到大海去。它想和朋友们告别,可是一觉醒来所有的朋友都消失了。它很伤心,于是收拾了包裹,打理了行囊,历经了许多艰险和磨难,九死一生。


林殊那时候哪里耐烦睡午觉,听了故事就将圆圆的眼睛睁开,对着老人道,九死一生然后呢?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吗?它到底有没有游到大海啊。


老人笑眯眯的摇摇头,但回答他,现在对你来说故事就已经结束了。


林殊翻个身,想了想,又问,那它的朋友们到底去哪了呢?


老人慈爱的拍拍他,说道,睡罢,小殊,醒来了你父帅还有功课要你做,这个故事等你长大了,如果太奶奶还活着,再来讲给你听。


林殊那时候拉着老人的袖子撒娇,太奶奶您说什么呢,您要长命百岁,看着小殊往后娶媳妇呢。


老人便笑他,现在小殊就想娶媳妇了,好好好,太奶奶等着。


大概那个夏日的午后太过温暖,林殊再想反驳一句的时候已经是不能了,他睡得那样沉静,似乎是上午玩累了,还带了一点轻微的鼾声。


睡醒一觉便将这个故事给忘了,小时候得事情那么多,他就再也没提起过。


后来他成为梅长苏以后一次又一次的见到太奶奶,又一次又一次的失去她,而这个故事也就断在那里,成了永远的疑问。


 


轿子晃晃悠悠的到了万寿宫,列战英引着梅长苏到了宫殿门口便不走了,躬身道,“苏先生,太皇太后在里面等着您呢。”


梅长苏点点头,近乎是有些颤抖着踏入了宫殿。


帷幔幽深,因着外头起的风,午后日光便有些细薄,绕过窗子照进来时已经剩不太多,全偏偏将老人的周身都晕的极暖。


太皇太后正靠在榻上,后头垫了两个软垫,萧景琰坐在她身边,为她调整姿势让她靠的舒服些。


梅长苏走到近前,膝盖一沉便磕在地上,行了一个晚辈的恭敬大礼,身子伏的低低的,声音却清朗铿锵“给太皇太后请安!”


太皇太后自看见他眼中便止不住的溢出笑意来,见他这样便有些责怪了,颤颤巍巍伸出手去扶他“小殊,你回来了。”


梅长苏心头一酸,登时便忍不住了,眼泪大颗大颗的涌出来沾湿手背,他不愿让老人看到他的难过,便就着这个姿势将袖口拉过来沾到眼睛上反复的擦。


萧景琰最看不得他委屈难过,便从榻上过来,默默地半跪在他身边拍拍他的背,在他耳边悄声道“小殊,都过去了。”他的泪窝子最浅,手指一沾上那温热液体自己也受不了了,眼睛像是下雨一样也跟着湿润起来。他生怕自己在这难过惹梅长苏伤心,于是口中模模糊糊告了个罪便起身离开了内殿。


老人看看梅长苏这样便又是心软又是心疼,俯下身来摸摸他的头发,故意打趣道“小殊,你快瞧瞧,你这般一难过景琰又要受不了,这会一走,不知道又跑去那里偷偷哭。”


梅长苏将心头酸涩忍过去,将面上神情打理好,抬起头来,他也跟着笑,起身靠的老人近了一些“景琰从小最爱哭,不管他。”


太皇太后便轻轻打了一下他的手背道,“哦哟,小时候你就最爱欺负人,长大了还是欺负人。”


“我没有欺负他。”梅长苏辩道。


“我没有欺负他。”林殊辩道。


太皇太后仿佛想到了小时候林殊将人欺负的跑到外面哭也是这样强词夺理,脸上不自觉地便露出了些怀念神色,她怜爱的摸摸梅长苏的眼角眉峰,轻声道“小殊,漠北这样辛苦,我听说你打仗的时候受了伤,给你准备了好些上好的伤药。”老人一边去拉开一边的抽屉一边喃喃着,“身上留了疤可不好看,再过一年小殊就要娶媳妇了。”


抽屉里什么都没有,老人便有些心急,“收拾到哪里去了呢,弄哪去了呢?”


老人大约还活在十几年前他出征的那一刻,匆匆忙忙十几年过去,哪里还有什么灵药呢?


梅长苏阻了阻她的动作,他握住老人的手,皮肤已经不再细嫩光滑,有着皱纹和温暖的一双手,强笑着答道“太奶奶不要找了,我都上好药了,再说身上留些疤那才是男人呢。”


太皇太后想了想,虽然对身上留些疤痕这样的话不太满意,但也相信了他身上的伤都是医治好的,于是便拉着他絮絮叨叨的说话,“小殊,你长大了。”


梅长苏跟着低低的应了一声,“长大了。”


老人便笑,笑的神秘莫测且意味深长,“你还记得你六七岁的时候太奶奶给你讲的故事么?”


“嗯?”梅长苏心底莫名一抖,面上表情却仍然柔柔的,他点了点头。


“那条小金鱼啊,它不是金鱼。它的朋友因为想劝它留下,被它杀了。”


“太奶奶……”


老人讲着这样刀光剑影的话,望向梅长苏时却仍然是温柔慈爱的,她道“小殊,金鱼永远游不到大海,它原本就是海妖的幻化。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要劝劝你的父亲当退则退,这次回来你要不要再过多插手军中事务了,来年同霓凰结了亲,便将赤焰,给了他罢。”


梅长苏听此心中一震,竟然惊得动也不能动。


这时萧景琰从外头回来,还带来了几盒子糕点,笑着同太皇太后道“太奶奶,午间膳食都未曾吃的爽利,添点点心罢。”


太皇太后笑着点点头,再没提过之前话题,只将萧景琰也拉到身边来,握着他的手放到了梅长苏的手上,语重心长的嘱咐道,“景琰,你是皇子,你们关系向来是亲密的,往后但凡小殊遇到了难关,你要帮帮他,帮帮他呀!”


“太奶奶……”萧景琰没头没尾忽然被这托孤似的场景弄得一怔,也不知如何回话。


太皇太后却心急起来,“景琰,你答应太奶奶,答应太奶奶。”


“我答应,我答应,”萧景琰慌忙着点了点头。


老人听了这话,便露出放心的神情,她年岁大了,这一会已经很疲惫,于是笑着往身后的软垫上靠了一靠,“太奶奶有些累了,一会醒了,醒了再同你们说话……”她笑着,握着二人的手终于失了力气,缓缓垂了下来。


梅长苏同萧景琰并着跪在地上,眼角皆是水渍。他想,他的太奶奶终于等到了他回来,而那只金鱼也终于游到了大海里。


元祐三十五年九月十三,太皇太后薨。


 


 


tbc




其实写这段的时候我考虑了很久。我觉得原著里梅长苏遗憾的应当是他没能再以林殊的身份见一次太皇太后,于是就想,那将他这个愿望,满足了吧。


在这一段里无论是太皇太后还是梅长苏,都应该是心满意足了的。


死亡是所有人无法避免的事情。


既然你的生命注定只能走到这里,那我来陪你最后一程。

评论
热度(420)

© 素染v流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