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刀糖战4/15】刀组作品:《帝王》

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

#微有肉渣,非常微


金陵城漫长的春光里,纪王爷府上可谓独占一枝。纪王爷依旧是和蔼而风流的德行,只是老迈了一些。春色如许却赶不上他身边坐着的女孩,那些笑靥如春花一样烂漫,一茬一茬的开着,映得纪王爷更加红光满面。


纪王爷府上有温泉,地气最好所以花开最早。一朵两朵,一枝两枝,一簇两簇,然后就是满园上下花开满庭,直到萧景琰微服出游时,已然万紫千红总是春。


萧景琰站在院廊里,着鸦青色素净的一身,纪王爷屏退了下人,把满院的春色都留给了这个人。其实纪王爷和萧景琰并不是很亲,君臣亲眷,先君臣后亲眷。只是纪王爷总是舍不得放萧景琰真的做个孤家寡人,萧景琰身后的影子里总会有些故人的气息萦绕。或许是萧景琰坐在王座上挺拔的身姿,或许是夜半子时还掌着的灯火,或许是越来越安稳的朝局,也或许是越来越清明的政事。纪王爷看着看着,眼睛就有点发热,心也酸胀的难受,便躲到了别院来,继续做他那个歌舞风流的老王爷。


帝王少情,自古成王者,七分是天下两分留自身,还剩余一分才是儿女情长。萧景琰是个有情有义的,这个帝王,做的不容易,只能把九分的心力都掰开了揉碎了掺进朱红墨黛的批文里,分毫不留的祭给了萧梁江山。


纪王爷不忍看,萧景琰却是笑着的,他对纪王爷说,这是他欠下的,迟早要还。


萧景琰的后宫空寂,除却皇后柳氏之外,诸多院宇都空闲着,寂静的落着尘埃。怕也是上行下效,民间倒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约定俗成,少有纳妾偷情之闻,哪家公子续个房都会有三姑六婆窃窃地嘲笑。


——都说皇帝王侯才薄情,我看这还不如咱们陛下有情有义。


萧景琰有些无奈,看着不知什么时候跑来的豫津在他眼前夸张的演着那些姑婶碎嘴的样子,也只是笑而不语。不多时他就走了神,盯着言豫津身后粉嫩的花朵神思一去几万里。这些姑婆们倒也说得没错,帝王薄情,他也薄情。


深情早就殆尽,也便只能薄情了。


他是个雕琢出的帝王,有人耗费心血,磨去他的棱角,雕去他的冲动,一点点把沉寂、稳重、权谋、朝事嵌进了他的骨血里,他便成了一个帝王。也许是帝王无情,有人便燃尽了他的深情,只是他心中有愧,便空寂了后宫,却又被误解为深情。


深情至斯,一生一世一双人。


假若成王者最是薄情,那林殊大概是天生的王者。这其实不是萧景琰说的,是蔺晨问的。那时北境之役,他本是想见了大夫寻个由头,把那个人留下来,却没想到寻医问药的大夫也算是半个仙人,瞧了他一眼,便对症下针,扎了他个清醒。


——长苏可不见得需要你这样帮他。


萧景琰感觉整个人都垮了下来,有些呆滞有些茫然,灵台却是清醒的。他想起少时征战沙场,二人上阵杀敌,林殊白马银枪呼啸往来,硬是在血溅长空的战场上杀出一片灼灼的风景来。最初时萧景琰以为他们二人在一起相辅相成诸多助益,后来却慢慢发现,林殊或许并不需要这种襄助。


任何人在他的身边都是拖累,拖慢了他驰骋地脚步。无论是林殊,还是梅长苏。


于是萧景琰喝的酩酊大醉,跌跌撞撞地寻到苏宅门前,像个被遗弃的幼犬,可怜兮兮地被放置在梅长苏屋里,看着梅长苏一边叹着气一边给他倒茶解酒。


萧景琰浑浑噩噩地看着想着,忽然用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唤了梅长苏一声,酒壮怂人胆,他终于问了出来。


——小殊,我是不是拖累你了。


他眼前烧的一片模糊,看不清楚梅长苏到底是什么表情。只感觉口中被灌进了又苦又涩的液体,滑进喉咙里,在胃里激起一阵酸涩,直冲眼角。


——没有,殿下很好,帮了我许多……


梅长苏的声音被吞进了萧景琰干裂的唇间,他有点像是撕咬一样啃着怀里的人,只是这个人太凉,凉的有点寡欲,冷的他都清醒了起来。萧景琰松开手去看人淡然而温和的神色,喃喃着歉意。


梅长苏说无妨,然后便离开了。萧景琰睁着眼,直到天明。


萧景琰觉得那一夜他想了许多,却在晨曦鸡鸣时分什么也记不起来,他只记得梅长苏那双澄澈而清明的眼眸,然后把脸埋衾被里,嗅着连衾被都是冷清的味道,慢慢的清醒了过来。


他曾和林殊一起在阵前捧着军中的浊酒喝到晕眩,眼睁睁地看着林殊抽出他腰上的佩剑,在明朗如水的月光下挥出一片遗留的残影,林殊口中的曲调永远是慨然的战歌,林殊唇间的词句永远是肃穆的祭文。


可是林殊唇间滚烫而醺然的气息,总是在意乱情迷地时候让他更加沉溺。让他逐渐遗忘了林殊胸口的家国天下,更让他耽于深情。


十三年前,腥风血雨地帝王之路就已然铺在了他的脚下,只不过他不知道,直到梅长苏挺直一身傲骨,匍匐在他脚下,温言笑语甘为踏脚之石。只是午夜梦回心悸之时,萧景琰陡然记起那时大醉,林殊剑指河山之语。


林殊说


——宁战死不亡于安枕之榻


林殊,梅长苏,且不过是,情许天下,与他无情。梅长苏做了他的踏脚石,也把他化作了天下明净海晏河清的踏脚之石。


于是萧景琰在明媚的日光中,送别了故人。


西出阳关无故人。


萧景琰终为一代帝王。


梅长苏,亦是。


 


 


END


——————————————————


【靖苏产出群新春活动】新春刀糖战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风云即起,不如趁此良机一绝胜负


 


 


 


刀耶?糖耶?


 


 


 


都是粮。


 


 


 


产粮大战一触即发


 


 


 


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好戏连台上演


 


 


 


值此佳节,靖苏产出群春节献礼


 


 


 


[新春刀糖大混战]


 


 


 


每天安排一组糖刀成员自选方式,主题,发表作品。


 


各种题材各自相对应(例如画手对应画手),刀糖战作品交由主页,匿名统一发布


 


 


 


同时进行竞猜活动,率先猜出产粮太太者,或许有神秘礼品等你哟


 


 


 


【p.s.也可能没有=-=】


 


 


 


——————————————————


 


 


 


欢迎各位看官多多点赞评论,为你所爱的口味做出贡献!





评论
热度(285)

© 素染v流年 | Powered by LOFTER